广东作家网首页 >> 新闻| 粤行粤辽阔| 粤读粤精彩| 粤派沙龙
更多
粤评粤好 

标题

标题

内容

关注 粤派批评 批评进行时 观点•争鸣
关注

陈再见 | 当桥成为一种隐喻,就不仅仅是“跨过去”,还意味着出走和逃离

我想说的是,当大桥作为一座桥时,它的物理功能其实很简单,就是跨过去。江河,海湾,或者峡谷,让道路联通,让那个镇的渔民可以拉着鱼虾出来,再换作油米和小孩的玩具回去,就这么简单;但是,往深了想,因为有了桥,人们的欲望日益膨胀,他们其中的有些人出来后,就不想再回去了,要留在“小香港”过日子了;再往深了想,会不会还有人一直想通过桥出来,却一直被迫着原路返回呢……
粤派批评
于爱成:文学与城市

于爱成:文学与城市

文学是城市的产物。在历史上,最能激发作家创作灵感的,不是乡村,不是旷野,也不是大江大海,而是古埃及的亚历山大、古希腊的雅典、古代中国的长安、汴京、乃至杭州、大都。四大文明古国的文化巅峰,都是在城市造就、呈现的。布鲁姆说过,普鲁斯特、乔伊斯、福楼拜、歌德、莎士比亚、但丁,都分享了亚历山大兼收并蓄的文化遗产,从公元前三世纪中期到公元三世纪中期,亚历山大一直是精神和心灵之城。中国最杰出的作家,唐代的大诗人、宋代的大词人、元代的戏剧家、明清的小说家,也都共沾并分享了各个朝代帝都的荣光。

2018-03-14
李德南:以求真意志直面叙事之难

李德南:以求真意志直面叙事之难

人们是否有义务记住过去的人和事件?是否存在记忆的伦理?存在的话,人们又该以什么方式来记忆?这是以色列学者玛格丽特在《记忆的伦理》一书中着重讨论的问题。在阅读徯晗的长篇小说《星空·原野·燕子花》时,玛格丽特提出的这些问题始终伴随着我。

2018-01-05
陈培浩:作为方法和价值的文学中国

陈培浩:作为方法和价值的文学中国

我并不是从历史的角度来探讨中国这个概念的内涵边界,而是聚焦于现代民族国家观念已经形成的20世纪,文学如何进行中国表述这一问题。显然,中国文学并不必然呈现为对文学中国的执著。“中国”在文学中,也许有着三个层次的存在。

2017-07-26

更多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