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题

标题

内容

广东作家网 > 粤读粤精彩 > 会员文选 > 黄瑞平|枫叶为什么这样红

黄瑞平|枫叶为什么这样红

更新时间:2021-02-22 作者:黄瑞平来源:广东作家网

冬天,是枫江两岸枫叶红了的大好时节。

红艳艳的枫叶,映红了浩然的枫江,映红了两岸古老的乡村。一年又一年,成片的枫林,火红的枫叶,继续讲述着八十多年前枫江两岸的红色岁月里,那场波澜壮阔的红色武装割据斗争。

1927年9月,由周恩来、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,突破国民党军队重兵包围后挥师南下,继而攻占潮州古城,留下了“潮州七日红”的史话。起义军在实行战略转移离开潮州后,播下的红色种子在枫江两岸归仁区生根发芽。当枫江两岸枫叶红了的时候,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,归仁区人民对国民党统治展开了英勇的抗争,成立了潮安县第一个苏维埃政权,成立了农民赤卫军,开展了如火如荼的抗租抗税、打土豪劣绅、分田分地等斗争。

归仁区人民的武装斗争,极大地惊动了国民党当局。敌人磨刀霍霍,以强大的兵力直扑归仁,妄图一举扑灭归仁区人民的斗争烈火。

为了捍卫新生革命政权,跟共产党打出一个红彤彤的新中国的归仁区人民,拿起了土枪、梭标、镰刀、斧头,与进攻的敌人做最后的斗争。

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抵抗国民党军队的血腥搏斗,在枫叶红满天空的枫江两岸展开了。

农民自卫军在苏维埃政权领导人苏作武、张义廉等指挥下,一次又一次击退了敌人的进攻。无数英雄儿女在敌人的枪弹刺刀面前倒下了,鲜血染红了枫江,染红了枫江两岸的枫林……接着,苏作武、陈作光、庄淑珍等英雄儿女被国民党军警逮捕,在经受了酷刑之后,血洒刑场。

一阵阵寒风掠过,一树树枫红洒满枫江……

面对一次又一次斗争的失败,归仁区人民没有被吓倒,他们在烈士倒下的地方又重新站立起来,继续顽强战斗……

当枫江边枫叶又一次染上红色,一面绣着镰刀铁锤的红色军旗,从潮州西部苍茫群山中飘过来了。古大存率领的红十一军,在完成八乡山暴动之后,浩浩荡荡从潮揭丰边区的世田、大小葫芦山村进入归仁区,红色箭头落在枫江上游北岸的白茫洲。镰刀铁锤军旗映出枫江两岸红朗朗的新天地。

自己的队伍回来了,归仁区欢腾了,一片片枫林的红叶,荡出了炫目的红光,映红了群山,染红了一江冬水。

从八乡山过来的红军,军部设在枫江源头之一世田溪边的美丽小山村,名不见经传的大小葫芦山村的民房,成了红军的军需仓库。从此,归仁区最边缘的小山村,通过《潮州报》《岭东民国日报》《文汇报》的报道而名扬四海。

在古大存的协助下,潮安县史上第一个县级革命政权——潮安县革命委员会成立了,张义廉任主席。

红十一军的到来,县革委会的成立,极大地鼓舞枫江两岸甚至整个潮州人民的革命斗志,多少心存献身红色革命事业的青壮年,纷纷奔赴归仁区,参加了红军队伍。

红军来了,枫叶红了,归仁区成了潮安第一个红色根据地。那面从山那边飘过来的火红的镰刀铁锤军旗,使世代受压迫的穷苦人看到了光明,看到了希望!枫江边上古老的乡村,古老的墟场,贴满红色的标语,白云村斑驳的寨墙上,那条发自民众心声的“红军胜利万岁”巨幅标语,鼓舞了广大民众跟共产党走,夺取全国胜利,建立一个劳苦大众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的百折不挠的信念,成了潮安红色的经典,也成为时下潮安申报中央苏区县的有力依据。

红军队伍的到来,使枫江上游的大片乡村,成为红色武装割据的起点;潮安县革命委员会的横空出世,使白茫洲乃至枫江两岸归仁区的广袤土地,成为人心向往的革命中心。

就在归仁区这片热土上,妇女们在破旧的房屋中,踩动从揭阳买来的缝纫机,为红军战士缝制新军衣;姑娘们蹚着清冽的江水,为红军战士洗涤血汗染透的衣裳;枫树林,青纱帐,是红军指战员学习的课堂;枫江边,成为红军厉兵秣马的去处;管厝祠里微弱的灯光下,红军将领们正面对军事地图,把进攻的红色箭头指向潮州古城……

在嘹亮的军号声中,红军指战员带领游击队,冒着敌人的炮火,向蜷缩在古城待援的国民党部队发起了猛烈的进攻。

红色武装三打潮州城的壮举,惊动了国民党当局。于是,敌人从汕头、揭阳、福建向潮州当地红色武装进行疯狂反扑。潮州,这片古老的大地,一时硝烟四起,喊杀连天。

红十一军在潮安民众支援下“三攻潮州城”的辉煌,受到中央苏区领导的嘉奖。当年中央苏区机关报《红色中华》为此做了专题报道:“……红军第十一军……进攻潮州城,该地工农起来参加暴动者十余万人……豪绅地主,尽随反动军队走避一空。”

当年,枫叶红透的枫江两岸,枫叶比往年更加火红,把南去入海的枫江水,也染成了红色……

当红十一军和潮安工农的“三攻潮州城”以悲壮的姿势撤出围城后,从北方传来了振奋人民的消息——朱毛红军,西出赣南,挥师潮梅,开辟和扩大中央苏区。红十一军忽然接到军事委员会指示:回师梅州,迎接朱毛红军。

在归仁区坚持了近一年的红十一军,奉命北上,无数参加了红军的潮安优秀儿女,也随红十一军撤出归仁区,奔赴迎接中央红军的前方。

国民党当局,趁红十一军和归仁赤卫军进行战略转移之际,派出重兵向红色根据地归仁区扑来。

敌人的疯狂报复开始了。无数参加革命的民众,遭到了逮捕和杀害,古老的乡村,腾升起熊熊烈火,一片片民房在烈火中轰然倒塌,白茫洲化成了火海,潮安县第一个县级革命政权诞生地的管厝祠,顿时化成了一片灰烬……火光映红了枫林,烧红了枫江。

进入白云村的国民党军队,强迫村民提来一桶又一桶的井水,泼向“红军胜利万岁”的巨标,又用竹刷擦洗墨迹犹新的标语。敌人怎么也没有料到,“红军胜利万岁”的墨迹,早已深深地渗进了沙土夯成的寨墙,正如“红军胜利万岁”一样,早已嵌进劳苦大众的心间……“红军胜利万岁”的标语终于留了下来。八十多年的沧桑,八十多个流逝的年轮过去了,当年那轰轰烈烈的红色斗争往事,有些已经随着历史时空的流逝而淡去了,但那“红军胜利万岁”的巨幅标语却顽强地留了下来,成为中共潮州党史不可磨灭的光辉印记!

红军虽然走了,但那面军旗的火红,那颗红五角星的光闪,永远留在了潮州这片热土上,留在了永远浩荡的枫江流水里……

敌人的报复和屠杀,没有吓倒英勇的劳苦大众,他们拿起武器,走进苍茫的崇山峻岭中,继承红军壮志,与敌人展开艰苦卓绝的斗争。

星月当空,枫江两岸的民众,站在当年红军驻扎过的枫江岸边、枫叶尽染的枫树之旁,向着北方,遥望星空,默默为那些实行着伟大的战略转移、而踏上了漫漫长征路的红军祈祷着,祝红军胜利北上。

星移斗转。经历了那场轰轰烈烈的红色斗争的劳苦民众,一直坚信着,有一天,红军会打回来,和当地人民在枫江边、红叶下,同赏枫叶红,同饮一江水,同唱胜利歌。

一年又一年过去了,枫江边上的枫叶,一年比一年更加红艳。

终于,当年曾同饮一江水、同唱胜利歌的劳苦大众,迎来了火红的五星红旗,迎来了新中国灿烂的曙光……

枫江边上的枫叶,在五星红旗下又红了,焕发出火辣的新光彩!